•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值得一看 > SEO新闻资讯

谷歌学术镜像_资讯

2020-03-21 01:25:0517320
本報駐美國記者 高 石

  核心閱讀

  《華爾街日報》日前報導稱,谷歌經過贊助哈佛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等高校教授的研討項目來影響言論以及公共方針擬定,為其所面臨的市場監管辯護。過去10年來,谷歌出資5000美元至40萬美元不等的“好處費”,贊助了數百篇研討論文。這壹“學術獻金”醜聞,使得谷歌再次成為言論重視的焦點。

  保護自身商業利益,贊助某些特定學術論文的研討和宣布


  美國維權安排“問責運動”近期發布的陳述顯現,谷歌撥款贊助了329篇宣布於2005—2017年的公共方針研討論文。其間壹半以上屬於直接贊助,其他由谷歌支撐的安排或組織直接贊助。論文作者來自美國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英國牛津大學及德國柏林經濟學院等全球壹流高等院校和研討組織。

  陳述還稱,過去10年間,谷歌壹向贊助某些特定學術論文的研討和宣布。這些論文遍及支撐保護谷歌的商業利益,反對比如反壟斷和反盜版等監管層面臨谷歌的挑戰。“這些所謂獨立的司法和學術著作其實都是谷歌制作的。”“問責運動”執行董事達尼埃爾·史蒂文說,谷歌企圖經過自身實力“影響每個層面的方針擬定者”。

  谷歌對此回應稱,該陳述是“高度誤導的”。谷歌公司公共方針主管萊斯利·米勒稱,期望學者披露其資金來歷並保持其獨立性。米勒還回擊稱,“問責運動”不願透露自己的財政支撐者,卻言必稱問責制和透明度,這實在是“有點諷刺”。

  依據《華爾街日報》獲取的數千頁郵件內容,壹些研討人員會在其論文宣布前與谷歌共享,而且允許谷歌提出主張。不過,不是壹切教授都會披露谷歌對其研討的贊助,而且幾乎沒有人會在後續相同或類似主題的論文中披露這層經濟關系。

  “滲透”學術界是矽谷向決策者施加影響的暗地手法之壹

  《華爾街日報》引證前谷歌雇員的爆料稱,谷歌在華盛頓的管理人士曾經擬好學術論文的“願望清單”,其間包含每篇擬定論文的暫定題目、摘要和預算,然後尋找樂意寫論文的作者。這也就是說,谷歌實際上在對論文進行“招標”,而花在這項研討計劃上的資金僅有數百萬美元,對谷歌來說只是九牛壹毛。

  但是,這些贊助帶來的方針影響力是巨大的。2012年9月,美國聯邦交易委員會已接近就是否申述谷歌違背競爭法作出決定,申述的具體內容包含谷歌在查找成果中偏向自己的購物和遊覽服務。當時,谷歌的代理律師事務所給聯邦交易委員會主席寫了壹封八頁長的辯護信函,並附上了谷歌贊助的研討論文來支撐自己的觀念。美國聯邦交易委員會最終裁定,谷歌在查找排名中突出顯現自己的服務,並未違背反壟斷或反競爭法,這直接鞏固了谷歌在互聯網範疇的主導地位。

  2010年,谷歌向多名研討人員供給了40萬美元經費。這些學者研討的課題是怎麽改進用戶的網絡隱私,時任斯坦福大學研討員的瑞安·卡洛就是其間之壹。卡洛表明,為了確保準確性,與所觸及公司討論研討內容的做法很常見。不過,他壹起也表明,谷歌管理人士會選取與他們自身觀念存在共識的研討,然後擴大這壹研討的影響力。

  對於谷歌“滲透”學術界的行為,很多人持不同定見。加州大學哈斯汀法學院的羅賓·費爾德曼去年在哈佛大學法學刊物壹篇文章中表明,這種公司贊助行為可能會產生這樣的印象,即學術界人士成為說客而非真實意義上的學者。經過向有利於本公司的學術研討供給資金,從而支撐公司在華盛頓的遊說活動,這種做法是矽谷向決策者施加影響的暗地手法之壹。這也表明,因為現已避開了華盛頓監管環境的約束,企業的遊說活動越來越難以被發現。

  大型高科技公司成為在華盛頓占有主導地位的政治遊說力氣

  因為大型高科技公司令人艷羨的盈余能力,它們可以拿出巨額資金,並施展強大的軟實力,力求避免監管組織作出不利於自己的裁決,正悄然成為在華盛頓占有主導地位的政治遊說力氣。依據美國“政治響應中心”的數據,大型高科技公司用於遊說聯邦政府的資金在2015年合計到達創紀錄的1.81億美元,這讓它們成為第二大企業遊說團體,僅次於大型制藥企業。

  高科技企業之間也會“互相攻擊”。比如,微軟向哈佛商學院教授本·埃爾德曼供給了資金,後者是有關谷歌亂用市場主導地位陳述的作者。與谷歌存在專利糾紛的芯片制作商高通公司也向支撐己方的學術陳述供給了資金。美國電話電報公司則向各種針對谷歌的陳述進行了贊助。“問責運動”的背後金主就包含甲骨文公司。

  《紐約時報》2016年的查詢發現,美國75家首要智庫的數十位研討專家壹起註冊作為遊說人員,壹邊在監管爭端和訴訟中擔任外部顧問或是仲裁員,另壹邊卻以各種咨詢名義從大企業收取不菲的費用。壹些智庫還為遊說者、前政府官員以及企業咨詢顧問供給了非正式研討員的職位。這些人並不需要披露自己的首要收入來歷。

  《華爾街日報》早前的壹篇報導曾指出,具有很多知識產權的科技公司從消費者創造的數據中取得越來越多的財富,並越發明顯地具有了對網絡言論的影響力,而消費者對企業這樣的行事方式日益感到不安。

  (本報華盛頓7月17日電)

   相关评论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6502567@qq.com或Q6502567

  粤ICP备19142866号-4